首页 >>
【腦科先生說古今】汪漢澄/愛是一種癮
发布时间:2019-09-17 13:24:39 来源:泛亚电竞电子竞技竞猜-手机app客户端软件点击:38

  每年的情人節一過,幾家歡樂幾家愁。而到了下一年的情人節,哪些人會由愁轉樂,哪些人會由樂變愁,無人知曉。所以比起愁與樂,愛情帶來更多的是困惑。

  喜歡說愛的人太多,懂得愛的人比較少,而真正觸及愛的本質的人,則如鳳毛麟角。知道愛的真相的人,不是陷在情網中的男女,也不是筆底生花的浪漫作家,而是戴著近視眼鏡、披著白色長袍,在實驗室裡面苦幹的神經科學家們。

  東西方在上古都曾有過男女感情自然奔放的時代,但隨著社會的制度發展,很快地消聲匿跡。古代的男女之間,除了基於社會與宗族需求的「正當」匹配之外,並沒有任何被認可的的關係。男女私情,只能散見於詩詞、戲曲、小說傳奇之中,而不可見於經傳,人們私下讚嘆欽羨者有之,公然歌頌宣揚者絕少。一直到幾百年前為止,在古人的生活中,我們現代人認識的那種獨立於社會責任之外,自由奔放、熾烈的愛情幾乎不存在,就算瞥見一鱗半爪,也大都閃閃躲躲,承受著異樣的眼光。

  愛情,是中世紀浪漫主義發芽後,由歐洲吟遊詩人以及傳奇小說家無中生有發明出來的產物。浪漫主義的基本精神反對僵化教條,注重個人情感與想像,所以熱情與變化,就成了浪漫主義的核心精神。浪漫主義被作家與遊唱者推廣盛行之後,歐洲的人們才開始知道,男女間並不是只能有宗教上的神聖結合,或政治經濟上的權宜送作堆這兩種關係,而是可以遵從自己的心之所向,追尋自己的所愛。

  隨著歐洲文化的昌盛擴張,愛情蔓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。所以,現代式的愛情不但是近代的產物,而且還是西方的產物。西方歌頌的愛情型態,通常是非常熾烈、不計生死的。音樂之神奧菲斯進入冥府,向冥王黑帝斯討回亡妻尤莉蒂絲;歐洲最偉大的詩人但丁,為見心上人貝緹麗彩深入地獄。他們都為了浪漫的愛情,不惜冒著靈魂灰飛煙滅,永不超生的風險。

  相對於西方愛情傳奇當中的那種熱情無悔,東方人的表達就要節制得多,搞不好會讓人誤會,我們對愛情的投入不如西方人。郭大誠的〈墓仔埔也敢去〉歌詞中說:「狂戀的人有勇氣,不驚一切唷,無論三更也半暝,墓仔埔也敢去。」墓仔埔就是墳地,英文叫作graveyard。老外要是看到這歌詞,一定很納悶:「這graveyard有什麼不敢去的呢?怕死人出來跟你搶愛人嗎?」

  我們大多數人,在主觀上都曾體驗過愛情的感覺。省思一下自己的這個感覺,印證那些被歌頌的愛情故事情節,再觀察一下周遭熱戀男女的行為模式,我們不得不承認,愛是一種暫時性的精神混亂。在熱戀期間,我們會失去理智,做出一些神智健全時不可能做出的傻事。有人形容得很精闢:「愛情是社會唯一容許的一種瘋狂。」

  愛情這種瘋狂,在過去是只有文學家、劇作家、藝術家、音樂家等等「文化人」才會去探討的主題,其根據不外乎主觀的想像、個別的經驗,以及文勝於質的感性。一直到近年,才終於有科學家,尤其是神經科學家們開始染指愛情這個領域,並且一出手就成果斐然。

  神經科學家認為,精神、心理、個性、意志、感情這些看似形而上的心智活動,都是人類的大腦在長遠的演化過程中,為適應生存與繁衍的需要,而發展出來的特定神經電生理活動,愛情當然也不例外。我們富有創造力與幻想的大腦,固然擅長於為所謂的愛情加枝添葉,賦予浪漫的色彩,然而要真正了解任何心智活動的本質,還是只能靠科學。

  性是生物的本能,共通於人類與所有動物,這一點沒有爭議。但如果要證明愛情也是一種生物本能,而並非「高等」的人類所獨具,就必須證明在動物配偶之間,也有愛情的存在。神經科學家最喜歡用來研究的愛情動物模型,是橙腹田鼠。

  橙腹田鼠這種動物很特別,牠們是單配偶,並且從一而終。配偶在一起時,會經常互相依偎,互相清理皮毛,分擔養育後代以及巢穴清潔的工作,並且大部分時候彼此非常的親密。換言之,比起絕大多數的人類配偶要來得更恩愛。

  科學家發現,橙腹田鼠的愛情,跟牠們腦部的兩種激素有關:一種是催產素,另一種是升壓素。雌雄鼠之間的親密行為,會引發腦內這兩種激素的上升,上升的催產素或升壓素,會作用在腦內多處的接受體,包括所謂的多巴胺獎賞系統,引起多巴胺的上升。這個多巴胺獎賞系統,會讓動物一直想重複地做同一件事,以激發出同一種快樂的感覺。基本上,這跟「上癮」的腦部生理機轉完全相同。

  人類的愛情生理,與橙腹田鼠幾乎一模一樣。當我們擁抱愛撫自己所愛的人時,腦內的催產素就會上升,讓我們產生欣快、舒服的感受。人類腦內的催產素與升壓素,不僅僅掌管情侶之愛,也負責友愛與母愛。這些激素的上升,同樣會刺激我們的多巴胺獎賞系統,讓愛成為一種非常值得的體驗,讓人對愛無怨無悔。有人說「對愛上癮」,其實,「愛」就是一種「癮」。

  感謝神經科學家的不斷努力,我們對於愛情,已經有了比古人深得多的認識。愛情是基於生物體繁衍的需求,經過無數年代所演化出來的精巧腦生理機制,這使我們對於感情的本質有了客觀的認識。那麼,了解這些原理,對於掙扎在情海的個別戀人們來說,有什麼樣的幫助呢?

  腦科學研究儀器與方法的日新月異,讓愛情的本質日益清晰。近年來,神經科學家們利用功能性磁振造影檢查,發現戀愛中人腦內的獎賞、動機、情感調節以及社交認知迴路的功能性連結,明顯高於單身者之上,而一旦失戀,這功能性連結就會降低,失戀愈久,就降低愈多。換句話說,愛情是一種可偵測的腦部變化,一個人有沒有愛,口說無憑,掃描就知道。

  另外,在心理學的層面,科學家也已建立了人類在愛情的不同階段的典型行為模式,分別與其腦內的神經生理變化息息相關。甚至也已經歸納出,什麼樣的愛情模式讓人感到滿足,可長可久,而什麼樣的愛情模式讓人感到空虛,無法持續。

  不知大家有沒有想過,任何操作起來具有難度或潛在危險的物品,都會附上「使用說明書」,然而愛情這既困難又危險的玩意兒,卻從來都沒人給過你說明書?所有的愛情新手,都是在遮遮掩掩跌跌撞撞中,孤獨地匍匐前進。運氣好些的,還能從明智的長輩或同儕那裡口耳相傳,得到一點有用的二手經驗;運氣差點的,則有很大的機會犯下所有可能犯下的錯誤,最後得到自己不想得到的,或失去自己不該失去的。

  人們還不習慣用理性與科學來分析感性的事,但事實上所謂的感性,皆有其脈絡清晰的神經生理基礎。若真正想要了解任何感性的真相,解決任何感性的問題,也許該試著運用理性與科學。神經科學的介入,無疑為那份懸缺已久的「愛情說明書」,開啟了精采的第一章。